脱口秀新人毛豆炸场:我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2022.09.20 02:43 31 0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以下简称《脱口秀大会5》)刚开播,脱口秀新人演员“毛豆”就炸了场。他用独特的大连口音讲述了自己作为一名“乘风破浪“的厨子(海军护航舰炊事兵)在危机四伏的索马里海域卤大肠的经历,引发全场爆笑,顺利晋级。节目口号是“每个人都能快乐5分钟”,毛豆惊艳的节目首秀让很多观众开始期待他在后续能为大家提供更多的“快乐5分钟”。

  毛豆是一名退伍军人,曾参与亚丁湾护航,现在是大连自来水公司员工。他从2020年12月第一次线下尝试讲脱口秀到登上《脱口秀大会5》的舞台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称得上进步神速。他并不认为自己多么有喜剧天赋,只是觉得大多数脱口秀演员刚开始都是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他的人生经历还算丰富,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当初填《脱口秀大会5》报名表时他预计自己会“一轮游”,结果却越战越勇。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他形容自己是个比较自卑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牛。在比赛里不断晋级让他喜忧参半,因为跟单位请的假快用完了,但他并不打算辞职做全职脱口秀演员,总想在讲脱口秀之余给自己留一条工作的后路。

脱口秀新人毛豆炸场:我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相亲失败看了场脱口秀,觉得自己上也能行

  “天赋异禀谈不上,但感觉我是有那么一点语言节奏和自己的风格的。”

  毛豆很早就知道脱口秀,《吐槽大会》第一季(2016),包括之前的《今晚80后脱口秀》(2012)他都看过。当时他觉得这就是一个人站在那讲笑话把人逗乐,很简单的一种表演形式。它不像相声那样看起来就有门槛,反而给人的感觉是“好像我上我也能行”。但当时他觉得脱口秀是电视节目,没想过自己也能有机会去表演。

  2019年退伍回家之后,他干过工地、送过快递、当过保安,还在朋友饭店里做过一阵切菜配菜,后来服从部队分配到大连自来水公司上班。“上班后有一天去相亲,人没看上我,我也没看上她。我倒没有郁闷,因为经常被看不上,无所谓了。相亲完溜达的时候看到大连一家脱口秀俱乐部的厂牌(汇笑喜剧),就进去看了开放麦,看完觉得我应该能讲的比他们强,就当场报了名。”

脱口秀新人毛豆炸场:我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回家用一天写好段子,第三天他就登台了。毛豆的人生第一次脱口秀,讲了一分钟就忘词儿了,在台上脑袋空白了一分多钟下来了。“我觉得可能自己干不了这个,脑子太笨记不住词儿。”但对脱口秀他依然有兴趣,此后一年多都去俱乐部打杂,帮人检检票、引引座,当志愿者。俱乐部办开放麦,他也去看个乐。后来俱乐部办商演了,他发现说脱口秀还能赚钱,就再一次报名了。“我还是觉得自己能比他们讲的强。”

  第二次讲脱口秀之前正好赶上一波疫情,大连半个多月没有演出。那半个多月里他一直背那五分钟的文本,这次完全没忘词,但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本来语速就快,这次词有点太熟了,语速更收不住,‘噌噌噌’很快就讲完了,嘿嘿,效果还不错。”自此以后,毛豆正式进入了脱口秀行业。2021年2月中旬他就开始有商演了。《脱口秀大会5》第一期表演“炸场”,有观众称他是天赋异禀的喜剧新人,对此他乐呵呵地回应:“天赋异禀倒谈不上,但感觉我是有那么一点语言节奏和自己的风格的。”

脱口秀新人毛豆炸场:我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我就是个讲笑话的,可说“破事儿”又特多

  “这次上《脱口秀大会5》我就很紧张,因为是比赛啊。手抖得厉害,得拿左手把着右手去讲。第一场上台之前喝了好几瓶能量饮料,倒是没忘词儿,就是心脏‘噔噔噔’跳得太快了。”

  毛豆的脱口秀内容都源自他的生活。就像《脱口秀大会5》第一期节目里他讲的“在危机四伏的索马里海域卤大肠”就取材自他的真实人生经历。他退役前曾作为炊事兵登上海军护卫舰前往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整个护航过程里手机和电视都没有信号,他喜欢跟战友们聊天逗乐,聊到口干。

  丰富的人生经历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脱口秀创作素材。毛豆写段子的速度比较快,通常两三天就能写出一个五分钟的段子。“但是得淘,一般写出十个‘五分钟’,最后才能淘出一个合格的商演的‘五分钟’。”目前为止,他没有遇到过创作瓶颈,段子总是有得写。“大多数脱口秀演员刚开始讲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破事儿,我自己这点破事儿又比较多,所以想把它一点点讲了。”

  “毛豆”是他讲脱口秀之后起的艺名,因为自己姓毛,起别名的话,毛裤、毛衣、毛毛虫……好像还是“毛豆”比较可爱一点。最近他在社交平台搜了下这个艺名,发现叫“毛豆他爹”、“毛豆他爸”的用户特别多,感慨“早知道换个名了”。不过他也并不后悔起这个艺名,只是发现拿“毛豆”给狗起名的太多了,有点超过自己的预期。他家就有一只泰迪犬,名叫毛萁,“我妈起的,跟我同辈儿。”

  毛豆觉得脱口秀是千人千面的。每个人平常生活里怎么讲话逗笑别人的,都有自己的一个节奏和风格,只要把这个在台上展现出来,再放大一点就可以了。但很多人一上台就紧张,一紧张就会技术变形。“这次上《脱口秀大会5》我就很紧张,因为是比赛啊。手抖得厉害,得拿左手把着右手去讲。第一场上台之前喝了好几瓶能量饮料,倒是没忘词儿,就是心脏‘噔噔噔’跳得太快了。”他觉得目前自己讲的脱口秀距离“艺术”还有很远,还只是个讲笑话的。

脱口秀新人毛豆炸场:我可讲的“破事儿”特别多

  还不打算全职说脱口秀,想有个退路

  “自来水公司干着挺好的。脱口秀演员很多学历都比较高,行业不行了他们可以去干别的,都有退路。但我现在的工作是当兵8年分配的,全职做脱口秀演员的话,要这个行业不行了,我没有地方退。”

  填写《脱口秀大会5》报名表时,毛豆预测自己“一轮游”,现在却越战越勇。他说当初这么写也不是谦虚,而是本身属于比较自卑的那一类人,从来不觉得自己特别牛。参加《脱口秀大会》的初衷只是想在节目里露个脸,让俱乐部商演能多点观众。此前他一直做线下演出,线上的方式没尝试过,不知道效果会不会好。“走到现在我觉得已经超乎预期了,只要别太丢人地下来就行了。毕竟跟单位请的假用完了,现在都已经是硬请的了,要特别感谢单位领导对我的包容和支持。”

  毛豆目前还不打算做一名全职脱口秀演员。他说自己最开始讲脱口秀时感受到的全是乐趣,现在参加比赛已经感受到一些压力了。全职干脱口秀他会觉得压力太大,而自己又不是一个抗压能力特别强的人。“我不想让自己处在一个特别难受的境地,所以还是有个退路比较好,自来水公司干着挺好的。脱口秀演员很多学历都比较高,行业不行了他们可以去干别的,都有退路。但我现在的工作是当兵8年分配的,全职做脱口秀演员的话,要这个行业不行了,我没有地方退。”

  毛豆目前的状态是“下班之后去讲脱口秀”,工作爱好两不误。而随着他参加《脱口秀大会5》不断晋级,也逐渐被更多的观众认识,这样的状态还能维持多久还是未知数,但他并不想提前纠结这个问题。“我这个人是到了选择的时候才会纠结。”

  当下他烦恼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有效减肥,节目里他提到过体重接近150公斤。“我在单位的工作是在外边马路掀井盖,干完活回去就容易吃得多。然后晚上演出又吃,就越来越胖。我其实是个挺愿意运动的人,但这一年吃得多,没有运动。参加比赛压力比较大,有功夫就想着怎么写稿了……很发愁怎么减肥。”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布评论